起什么昵称呀(阿宝)

I'm pretty good.

【凌李】相亲相个馒头人

雨不惊鱼:

最近被相亲折磨了......


 


以下:


 


李熏然有了个毛茸茸的馒头人,没事就喜欢抱在怀里,看它眯着眼笑。掏出手机,对着摄像头眯起眼,摆出和馒头人一样的表情,然后乐得满床打滚。


越看越傻。


越看越喜庆。


李妈妈看着儿子窝在床上傻乐,叹口气,奔三的人了,怎么还和小孩儿一样。


“诶,你去劝劝。”


李局长择葱:“劝什么?”


“儿子都工作两年了,连个女朋友都没有,整天就对着手机电脑乐,你不着急啊。”


李局长剥蒜:“急什么,工作两年他也才24,男孩,不急。”


“就你这种当老子的,活该咱儿子找不到媳妇!”


李局长抬头睁大眼。


怪我咯?


 


李妈妈拿着李熏然的资料在公园里转悠。从李熏然毕业到现在,李妈妈知道公园的相亲大道一共铺了几块儿砖。


然呀,这个姑娘好看吗?


然呀,这个姑娘漂亮吗?


然呀,这个姑娘身材可好啦!


然呀……


然呀,那你看这个帅哥怎么样?


“噗!”李熏然没忍住,朝着外面喊了外援,“爸,你老婆疯了,赶紧带走!”


“臭小子,敢这么说我老婆!”李局长活动着手腕进卧室,伸手揽过自己老婆表示安慰,“你就听你妈话,相亲又掉不了你一块儿肉。”


“行行行!”外援不顶用,李熏然向恶势力屈服,“相,我相还不成吗?”


李妈妈喜滋滋,立刻出去打电话。


 


坐在餐厅里,李熏然懵逼了。


妈诶,你还真让我和帅哥相啊!


妈诶,这帅哥真帅啊!


妈诶,这帅哥有点眼熟啊?


帅哥微微偏头,对着李熏然笑眯眯。


好想捏他脸!


李熏然握拳,竭力遏制自己的洪荒之力。


帅哥谈吐风趣、言辞幽默,带着成熟男士特有的魅力,恰到好处的给李熏然布菜倒果汁,还不嫌麻烦给人剥螃蟹吃。刚到本命年的小李警官叼着蟹腿,无条件的深深折服。


这才是优质好男人啊!


“熏然,介意我这样叫你吗?”


好男人声音很温柔很好听,小李警官醺醺然,看着帅哥笑眯眯的眼睛胡乱点头。


当然不介意。


“那我就直接说了,我对你印象很好,想进一步接触,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?”


“啊?”


李熏然呆滞,他没啥想法。


“或者说,你对我感觉怎么样?”


李熏然咽下蟹黄膏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
“那个……你挺好的,各种都好,和我妈说的一样好!”


这是要被发好人卡的节奏?


帅哥皱了眉,殊不知在李熏然心里,妈说好那才是真的好,正儿八经的官方认定。


看见人皱眉,李熏然慌了:“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?你别生气啊,我第一次相亲没经验,惹你生气真的不是故意的啊。”


“没有。”


“啊?”


“没有生气。”


“哦哦,那就好。”


李熏然不好意思想挠头,抬了胳膊才想起自己满手油,只好尴尬笑笑又放下。


“嘿嘿,我也觉得你挺好的,还特别好看。”


帅哥眼睛弯弯,温柔的接受表扬,李熏然受到鼓励,再接再厉。


“我第一眼见你就觉得面善,好像哪里见过。”


帅哥眯眼抿嘴可高兴。


“对对对!就是你这个笑,我看着可眼熟了,你这么笑特喜庆。”


……


帅哥不笑了。


李熏然看看手里剥好的螃蟹:“那个……我能把这个吃完么?”


 


吃了饭,帅哥送李熏然回家。


到了楼下,帅哥拉过李熏然的手捂在自己掌心。


“我其实不相信一见钟情,但今天才知道我错了。”


李熏然张了嘴,眼睛眨一下,再眨一下。


帅哥看他呆呆的样子,叹口气,伸手捏住人耳垂,圆圆的,软软的。


“讨厌我这样么?”


李熏然眨巴眼,继续呆。


“那这样呢?”


李熏然摇摇头,觉得自己脑门发烫,帅哥的嘴唇和他人一样热热的。


车内灯熄了,李熏然听到一声轻笑,接着就被人搂进怀里。


“你不推开,我就继续。”


嘴唇不仅热热的,还润润的,气息很安定很好闻。李熏然的手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放了。


“那个……”


“叫我凌远。”


“那个凌远。”


嘴又被堵上了。


 


风和日丽黄道吉日,李妈妈打包好,连人带行李送上了凌远的车。


李熏然坐在副驾驶,突然伸手从一堆包袱里揪出个馒头人。


“我就说看你眼熟嘛,看!像不像你!”


馒头人眯着眼对着凌远笑。


凌远挑眉,看人无限期待地望着自己,叹气,伸手摸摸头,然后做了个一模一样的表情。


“盒盒盒盒!就是这个简直了,怎么这么像!”


喜欢就好,凌远保持着这个微笑继续开车。


“真的太像了,你们怎么笑得这么喜庆!好傻盒盒盒盒盒……”


……


凌远不笑了。


李熏然也不笑了。


挠挠头,看看怀里的馒头人,再看看板着脸开车凌远。


现在卖萌还来得及么?


 


happy ending~

评论

热度(295)